美联储已落后于形势 应如何控制加息步伐过快风险?

第一财经 2022-03-29 07:54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多位经济学家探讨: 美联储已落后于形势变化 应如何控制加息步伐过快的风险?

蔓延全球的新冠疫情、不断攀升的通胀与地缘政治冲突的高不确定性令全球经济前景蒙阴。在全球经济形势面临动荡与挑战之际,美联储以结束几乎零利率时代、正式开启新一轮加息周期,来表明对抗通胀的决心。

值得注意的是,宏观数据方面,本周即将陆续公布的美国3月份就业报告与美国2月个人消费支出物价指数(PCE)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前者将显示劳动力市场是否持续强劲,后者则为衡量通胀的重要指标之一。两者均为美联储货币政策决议的重要参考数据,或将为美联储此后的加息路径提供更多的信息。

市场普遍预期就业市场强劲势头不减。此前,2月份的就业报告以新增就业岗位67.8万个,远超经济学家的预期,失业率为3.8%。而据经济学家预计,美国3月将新增就业岗位46万个,失业率则将进一步下降至3.7%。

另一方面,通胀数据料将持续攀升。截至今年1月,美国PCE指数从去年12月的5.8%上升至6.1%,而剔除食品和能源成本的核心PCE从4.9% 升至5.2%。经济学家普遍预计,本周公布的2月份数据将显示通胀进一步上升,PCE指数或将达到6.4%,核心PCE将达到5.5%。

美国高企的通胀,目前已超过美联储2%通胀目标的3倍之多。在近日举行的瑞信亚洲投资论坛上,安联首席经济顾问Mohamed El-Erian,与斯坦福大学教授、胡佛研究所高级研究员John Taylor等多位经济学家在以“通胀为几乎零利率的时期画上句号,接下来会发生什么”(With inflation ending a period of near-zero rates, what comes next?)为主题的讨论会中, 就美国通胀问题与美联储加息前景展开了深度的讨论。

El-Erian指出,推动通胀的主要原因来自供应侧,无论是疫情下陷入中断的供应链,还是巨大的劳动力缺口与运输问题等,这一系列不断加剧的供应侧问题逐步推高了通胀。他强调,通胀问题在乌克兰危机前就已存在,而复杂的国际形势则使通胀变得更具挑战性。

Taylor指出,美联储的货币政策调整已大幅落后于形势变化,这使得美联储不得不面对加息过快所带来的风险。美联储需要和市场保持沟通,做好预期管理,变得更加“可预测”,才能使市场对美联储接下来的动作做好相应的准备,消除不确定性带来的风险与冲击。此外,他认为今年年底基准利率达到3%“将是正确的方向”,这也意味着,美联储需采取更加激进的货币政策紧缩来对抗通胀。

美联储已落后于形势变化

参与讨论的经济学家均认为,美联储在面对“经济过热”,并没有足够快地采取相应措施阻止通胀上升,使得美联储已落后于形势变化。

El-Erian强调,还在不断上涨的物价已经证明了目前美国面临的通胀问题并不是“暂时性”的。早前他就曾多次公开表态,认为美联储此前将通胀贴上“暂时性”的标签,是十分糟糕的举措,因为对通胀的误判或将加大政策失误的可能性。

在El-Erian看来,“暂时性”并非是一个时间概念,而是一个行为概念。他解释,价格的飙升导致人们的行为发生了变化——比如说薪资的上涨等,而这种变化将推动通胀进一步上升。

他还表示,美联储落后于形势变化的主要原因,一方面是因其被错误的框架所限制。“美联储此前采用的货币政策框架实则是为整体需求不足(需要刺激需求)的经济情况所设计的,但美国目前真正面临的问题实际上是供给侧的不足。”

另一方面,美联储的货币政策调整过慢。El-Erian指出,在此前的通胀数据显示美国2月CPI同比攀升至7.9%,再次创下40年以来最高水平之际,美联储仍在购买资产、踩着油门、向经济注入流动性——“这足以显示出美联储究竟有多么大幅落后于形势变化”。在他看来,虽然美联储已开始踩上刹车,但或为时已晚,“美联储错过了政策选择的最佳窗口期”。

Taylor也认为,美联储落后于形势变化、应更早地做出调整。他同时指出,乌克兰危机有暂时性影响,各国央行还需做出相应的调整。他表示,“美联储做出了一些动作。但在我看来,这还不够,他们需要继续朝这个方向发展。令人欣慰的是,美联储官员近期发表了一些声明,显示他们或将采取进一步的行动‘迎头赶上’。” 但他提醒,加速紧缩步伐或将带来风险,美联储在后续决议中将需要更加审慎。

美联储应做好市场预期管理

随着美联储正式开启加息周期,市场对美联储快速加息或将对经济带来冲击的担忧有所上升。一方面,市场普遍认同美联储落后于形势变化,需要加快紧缩步伐,以抑制通胀进一步上升;另一方面,过于激进的紧缩又或将使经济过度放缓,导致滞胀甚至衰退的风险。

对此,Taylor指出,“如何以一种不具破坏性的方式平稳地‘追赶’,将是目前的关键点之一”,而更清楚地了解美联储的想法与后续的紧缩路径,将会有助于减少市场上的不确定性。因此,对全球经济来说,一个更加透明、可预测以及审慎的美联储将更加有益。他认为,美联储和其他央行需要更为具体地向市场说明他们的货币政策倾向,且越具体越好。

“美联储说得越多,市场就会越了解。”Taylor指出,在过去几周里,我们已经看到市场做出了一定的调整。他认为,通过对预期的管理,美联储可以更有条理并更有效率地控制加息带来的风险。

Taylor还指出,如果加息步伐过快,必然有打乱经济的风险。但美联储本身也会担心并试图避免这种情况发生。他表示,如果加息过快,经济或将放缓,这就是风险,“但当美联储必须回到正确的道路上时,风险总是存在的”。

预测年底基准利率达3%

据美联储3月议息会议后公布的点阵图显示,预计2022年美联储或还将加息6次,至2022年底利率为1.9%,2023年底利率为2.8%。但随着近期多位美联储官员的鹰派表态,市场对美联储加息幅度的预期有所上升。

花旗银行在近期发布的报告中预测,美联储在未来四次的会议中都将加息50个基点,预计今年整体加息275个基点。此外,美联储将持续加息直到2023年,基准利率将升至3.5%-3.75%区间。

美国银行也于25日上调了利率预测。预计5月将加息25个基点,之后进行两次50个基点的加息,随后保持每次议息会议上加息25个基点的幅度,直到2023年5月。届时,基准利率将升至3%-3.25%。

Taylor指出,乌克兰危机显然对价格产生影响,美联储需要坚持现有的路径,并确保不要反应过度。他预计,基准利率或将在今年年底达到3%,并认为“这将是正确的方向”。这也意味着,Taylor认为美联储在后续将进一步加大加息步伐。

El-Erian则认为,目前市场的情况显示,还有很多投资者不认为美联储会如此激进地加息。一是市场认为,美联储担忧激进加息可能会在充满不确定性环境中导致经济过度放缓。二是投资者相信,如果金融市场出现剧烈波动的迹象,美联储将失去继续加息的勇气。因此,美联储或将无法落实较为激进的加息步伐。

值得注意的是,2022年FOMC票委、美国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也在瑞信亚洲投资论坛上发表了讲话。作为在3月议息会议中,唯一一位投出反对票的与会官员,布拉德表示,自己提出异议,是因为认为美联储应更快地开始行动。“我们正在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但必须要加快步伐,对当前的形势才更有意义。”布拉德近期曾多次表态,支持美联储大幅加息,希望在今年内将基准利率提高到3%以上。

(赵越对本文亦有贡献)

(作者:李依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