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100场演训,美军在南海耍啥鬼花样?

环球网 2022-03-27 10:07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来源:央视军事

近期

美国与菲律宾将在菲律宾吕宋岛举行30年来规模最大的“肩并肩”联合军事演习

演习将从3月28日持续至4月8日

为期12天

2021年

美军在南海维系高频次的对华抵近侦察

穿越台湾海峡、演习演训等

央视军事独家披露

这些行动背后,美军在战略战术、作战概念及装备研发等方面的企图

2021年美军南海及周边演训实际超100场

据“南海战略态势感知计划”统计,2021年,美军在南海及周边地区累计进行大型演习演训95次,实际超过百次,其中大规模单边演习14次、双多边演习81次。相比2020年大幅反弹,甚至也超过2019年的85次。

美国把包括军事演习在内的所有海上军事行动,都包装在其所认为的“航行自由”中。其中,“航行自由行动”更是典型违反国际法中“航行自由”的典型做法。

中国南海研究院海洋法律与政策研究所所长闫岩表示,美国所谓“航行自由行动”,它的“法律依据”是美国自己创设的一套所谓“过度海洋主张”的理论。实际上,这是美国作为一个非缔约国,对于《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自己的解读,是一个单方面的解读。这套理论罔顾了国际法的规则,充满了瑕疵。

美军演练多个新兴作战概念 聚焦实操和实战

梳理2021年美军上百次演习演训,可以发现,美军加强了对多个新兴作战概念的验证,如“多域战”“远征前进基地作战”“分布式海上作战”“对抗环境下濒海作战”等未来作战方式。

2021年5月,美海军陆战队及海军在冲绳周边联合举行“远征前沿基地作战”概念训练。

2021年8月,“大规模演习-2021”演练了“分布式海上作战”“远征前进基地作战”和“对抗环境下近海作战”概念。

反舰作战,是美军确保海上控制和军力投送的首要任务,也是“分布式海上作战”概念的核心。该作战概念着眼于水上、水下“分布式方式进行编队”,通过融合有人和无人平台、发展高超声速和定向能等先进武器,强化对水面战舰及运输船团的打击能力。

2021年4月30日,美国海军空中系统司令部发布文件,宣布研制下一代舰载机空射远程反舰导弹。美空军近期还测试了用运输机防区外发射精确制导武器的“快速龙”项目。

2021年12月1日,美海军陆战队发布《内线作战》新作战概念,这是“远征前进基地作战”概念的具体化,主张以多军兵种和盟友部队组成规模较小而作战能力强、机动隐蔽的部队,在战区内前沿活动,达到支持己方军事活动、威慑和破坏对手行动的目的。

近日,日媒披露美海军陆战队拟以日本西南诸岛为“临时攻击基地”,应对台海“紧急事态”的日美联合作战计划,可能就是“内线作战概念”的应用。除了向“游击战”转变,海军陆战队还按照“脱离陆上部署、重新上舰待命”的十年改革要求,裁汰了重型坦克,打造专注海上作战、更为机动灵活的舰队陆战部队。

“南海战略态势感知计划”主任胡波表示,目前为止,美军大概公开了20多个作战概念。这些作战概念的目的,表明美国认为在所谓的中国威胁之下,美国以往的海上战略,包括战法,都要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而在之前,美国并没有做好相应的准备。现在,美军一方面进行桌面推演,另外一方面在南海实地进行作战概念的验证。

美军谋求军事装备与技术的新代差

根据提前解密的《美国“印太”战略框架》等文件,美军建设重点是在军事装备和技术方面进一步扩大优势。除了提出新的武器技术项目、开发现有装备新用途,如运输机发射“托盘式武器系统”,美军还在打造系列“杀手锏”武器。

一是研发和试验防区外高超声速武器和反导技术。美海空军均加紧推进防区外反舰和空地高超声速武器的研发和测试,并推进其他超声速武器研制。2022财年,美国国防部在高超声速武器方面的预算要求高达38亿美元。

二是建立精确打击和导弹防御系统。美国海军学会网站披露,印太司令部向国会提交的一份文件显示,印太司令部计划“在国际日期变更线西部的第一岛链部署综合联合部队精确打击网络,在第二岛链构建综合防空导弹防御能力,以及部署能够维持长时间战斗行动能力的分散型部队”。

三是,开发新的海上作战系统。2021年12月15日,雷神公司与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完成对“跨域海上监视和瞄准项目”的演示。据报道,这个“海上‘系统中的系统’”将助力分布式海上作战,并在竞争环境中置对手的水面舰艇和潜艇于危险境地。

四是,研发和试验定向能武器。2021年8月,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宣布进行了高能激光武器系统舰上发射试验。几乎同时,美空军宣布开发名为Mjolnir的微波反无人机武器系统。

此外,美军各军种还将根据军事战略构想和作战需要,推进陆基中程导弹、下一代核潜艇、下一代驱逐舰等一直被强调的新技术和新武器研发工作,以巩固和扩大美国的军事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