奢侈品鉴定师:00后的顾客越来越多了

澎湃新闻 2021-12-25 18:33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原创 詹世博 有间大学

朋友圈里,已经有不少朋友为挑礼物感到头秃。

图省事的年轻人把目光投向奢侈品:有钱就送包包衣服,预算不够的话,大牌的香水和化妆品也能撑得起面子。

然而,对于收到奢侈品的人来说,惊喜往往与担忧并存。

“到底真的假的啊,我要不要去商场专柜验一下。”

去了商场,销售才会面无表情地告诉你:我们这里不提供鉴定服务。

于是,奢侈品鉴定的市场逐渐繁荣,商家用敏锐嗅觉弥补了需求空缺。

我们采访了几位奢侈品鉴定师,想听听他们在这份工作里,都有哪些值得说道的人和事。

我鉴定的假包,多数都来自学生

吴瑜是一家二手奢侈品店的老板。

2016年,她放弃了自己做了10年的电商事业,转身投向中古市场的怀抱。“我觉得这个行业挺有前景的。”

在二手奢侈品的买卖里,有一个重要的环节就是商品回收,这就要求店家的鉴定功底必须过硬。

吴瑜也因此报了不少培训班,通过考试后,她终于成为了一名奢侈品鉴定师。

吴瑜:拿证可能就7天,但是想成为一名合格的鉴定师,7年都不够。/受访者供图

“我鉴定过的包,70%都是假的”。而这七成的假包,多数都来自还没有进入社会的学生。

“这两年,来我这鉴定的学生越来越多了。感觉他们每个人都至少要有一件奢侈品,送礼物的时候也必须是大牌。”

就在几天前,吴瑜就遇到了这样一个顾客。

这个女生偶然经过她的门店,突然决定要鉴定一条爱马仕围巾。

“说是男朋友送的,但我一看就知道是假的。”

女孩对鉴定结果并不认可,她认为自己在专柜也买过不少东西,单纯从包装看,就不可能是假的,而且男朋友的家境很好,不至于做这种事情。

为了一探究竟,女孩第二次来的时候,把盒子和小票都带了过来。吴瑜仔细检查后发现,除了围巾以外的东西,倒还都是真的。

在女生的质疑之下,男生还是坦白了:他先找人收了一条假的女款围巾,然后去专柜给自己买了一条男款围巾,偷梁换柱,让女孩以为自己收到的是一件正品。

“其实这个男生不是买不起,他就是觉得这个女孩有些虚荣:你越是想要,我越是不给。”

吴瑜家中的任何角落,都被包包和饰品填满。/受访者供图

除了鉴定以外,吴瑜在卖二手奢侈品的时候,也接触了不少学生客户。

一天,又一个学生来到她的店里,看上一只二手包,但是父母并不同意,于是这位学生直接在店门口和父母吵了起来。

父母没能拗过他,小男孩最终刷了妈妈的花呗,让妈妈用分期的方式,一次性实现了自己的愿望。

“其实不只初中生,现在大学生超前消费的现象也很严重。”

吴瑜也是在无意间通过后台数据得知,来他们店里消费的人,90%的支付方式都是花呗分期。

“虽然说用分期不一定证明没有经济实力,但我还是被这个数据吓了一跳。”

“其实我在遇到一些家庭条件一般的学生顾客时,我是宁可不卖给他们的。这些孩子的家长都很朴实,赚钱很不容易。当然,主要的原因还是在于这些学生基本都是冲动消费,很容易后悔,经常跑回来退货。”

14岁的女孩来鉴定,

被我骂到腿软

老申做鉴定只有不到两年,但他接触奢侈品的时间却将近30年。

1992年,中国首家LV专柜开在北京的时候,老申就是第一批尝鲜的人。成为摄影师后,与奢侈品打交道,又成了他工作中的一部分。

2019年的疫情打乱了老申的计划。

困在家里的时候,他常常能刷到一些奢侈品鉴定的视频,无聊的老申就把自己家里那堆包包和珠宝翻出来,挨个对比,越看越觉得这里边有不少学问。

疫情缓和后,老申直接报了个奢侈品鉴定培训班,上完课还顺便考了一个奢侈品鉴定师证。

“我应该是目前为止,全中国培训班里年龄最大的鉴定师了。班里的同学都管我叫大爷,因为他们的爸爸可能都比我小。”

考完证之后,老申就开了个店,以买卖二手奢侈品为主,当然也会接鉴定的活。

老申也有失手的时候(图文无关)。当时对方是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小姑娘,包的故事也听起来特别像那么回事。等交易完了,老申一查码才知道是个假的。“我当时就跟吃了苍蝇似的”。/受访者供图

开店的两年间,老申遇到过不少让他印象深刻的顾客。

就在上个月,店里来了一个14岁的小女孩,想鉴定一些东西。一眼看过去,小女孩从头到脚都是奢侈品,身上的东西随随便便就有10万。

“背了个YSL的Kate、戴了个卡地亚的镯子、脖子上是梵克雅宝的项链,包里还有一串(宝格丽的)小蛮腰。”

和小女孩聊了几句之后,老申得知这些东西,全是她在夜店认识的一位异性送的。

老申很直接:“光你手上那个镯子就得3万,人家凭什么送你?是不是让人给睡了?”

小女孩没有否认,老申很直接地告诉她:“我不看细节,就敢赌你这一身全是假的。”

女孩当然很生气,觉得老申在侮辱她。于是老申架上仪器好好验了一通,果真如他所料:没有一件正品。

“而且还是那种很低端的假货,正品2万块,她身上那件卖200我都嫌贵。”

小姑娘知道结果后,还问老申:“你说我男朋友是不是也被骗了?”

老申无奈,只好和小姑娘讲起了大道理。被教育了一通后,女孩浑身瘫软地离开了。

这一单,老申一分钱都没收。

老申知道,在很多人眼里,他就是在“多管闲事”,但是他不在乎。“我也是有女儿的人,我真不希望她到十几岁的时候,为了满足虚荣心做出这种选择。”

老申的自我调侃。北电摄影系毕业的老申,其实对拍视频门儿清。我问他,为什么不学其他鉴定博主演一些剧情?老申回答:那种流量挺没劲的。

类似的故事,在老申那里,多到数不过来。也因此,对他来说,做奢侈品鉴定,最难的根本不是修炼技术,而是怎样和客户沟通。

因为鉴定结果对于从业者来说,只有真和假。但是对于客户来说,那就复杂多了。

送来鉴定的每一件商品背后,都有故事,一旦鉴定出是假货,就有可能变成事故。

在老申看来,很多跑来鉴定的人,其实并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比如来鉴定婚戒的,这些我一般都会劝退。如果是假的,你和这个人还过不过了?如果知道是假的也不离婚,那你鉴定这玩意干啥?”

成为奢侈品鉴定师,只要7天?

鉴定一次奢侈品的价格,一般在百元左右。

所以对于奢侈品鉴定师来说,单靠鉴定吃饭,是不现实的。大家最终的出路,不是去开个二奢店,就是去办个培训班。

其实,早在2014年,市面上就已经出现了奢侈品鉴定培训班。只是由于当时的中国,对 “中古”概念认可的人并不多。直到2019年,二奢市场才算逐渐成熟了起来。

也是在疫情缓和之后,大量的奢侈品培训班如雨后春笋般,争先恐后在一二线城市开班设点。

“7天两万八,包教会;十天三万六,包考证。”

这些培训班的价格往往不菲,培训时间也都很短。

报名参加的人以90后为主,最小的可能都还没有成年。

在参加培训的人当中,有很多都是国内最早做二手奢侈品生意的商家。

他们往往在这个领域已经摸爬滚打近十年,之前都是靠感觉来判断真假,但这些经验在造假技术节节攀升的情况下,越来越靠不住了,只好来接受系统培训。

所以在培训班没有普及之前,二手奢侈品这个行业其实很乱。很多大平台都在知假卖假,更别说一些小商铺了。

还有一类人,报班培训并不是因为工作需要。

这类人的经济条件普遍会好很多,只是因为经常会收到一些奢侈品的缘故,时间久了,就对鉴定来了兴趣。

虽说是来学习的,但也是借机交友,玩的性质更多一些。

而假货生产商就经常以这类身份混进鉴定培训班,扮演半个卧底的角色。

在我们采访的过程中,培训班的老师常会抱怨:“我们鉴定的技术在进步,人家造假的手段也在提升啊。如果能考个高级鉴定师,这些人在厂里混个技术总监那是随随便便的事。但是对于鉴定行业来说,这是极大的隐患。一旦发现这种学生,只能劝退。”

也因此,奢侈品行业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就算鉴定出是假货,也不能告诉客户具体的原因。

再来说说奢侈品鉴定师资格证。

几乎所有的培训班都会有一个考试,考试通过,就可以拿到中检的鉴定师资格证。

考证还是很严格的:一般来说,培训的最后半天,都是用来考试的。有理论答题,也有实操分析。实操是最难的:15 分钟,在一堆包里面挑 10 个包给出鉴定结果,错一个就拿不到证。

只不过,就算通过了考试,大部分人也都只能拿到是初级鉴定师的证书,也称为一级鉴定师。如果是自己开店的话,够用。但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作用:司法鉴定根本就不认这些。

入这行的人,越来越多。 /unsplash

而对于真正从事二奢的人来说,这种培训班,不可能去一次就一劳永逸。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造假技术的更新,远比鉴定机构预料得要快。

每年参加一到两次的复训,是这个行业的常态。

但就算是这样,还是会有很多客人觉得鉴定费花得不值。

不光如此,当鉴定师去亲戚朋友家做客时,一旦大家知道他们很懂奢侈品,都会把家里的包包收拾拿出来让他们“掌掌眼” 。

“大家觉得,你看一眼,也没损失什么”,吴瑜就遇到过不少这样的事情。

“没办法,中国知识付费的环境实在是太差了。就算他们知道我经常需要花几万块去上课,也不会有人主动提鉴定费的事情。”

今日互动

你怎么看待奢侈品鉴定行业?

撰稿 | 詹世博

原标题:《奢侈品鉴定师: 00后的顾客越来越多了》